首 页 组织机构 工作动态 政策文件 调查研究 学习园地 金秋风韵 活动阵地 益寿长亭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夕阳正浓
文苑天地
墨香摄影
 
文苑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金秋风韵 >> 文苑天地
通海抗日名将茅珵之妻宗筱薇
发布日期:2019-6-24   责任编辑:管理员
 

      宗筱薇(1912—1967),常熟市虞山镇青果巷人。她出身书香门第,但到她父辈就已家道中落了。宗筱薇毕业于常熟私立淑琴女子中学,在青少年时代就追求进步,向往革命。在求学时期,她经常写诗做文章,发表于常熟各报刊,并参加社会政治活动,是当时常熟各阶层公认的一位有才学、有前途的女子。

  宗筱薇身世坎坷,年轻时母亲去世。继母是个追求享乐、粗通文墨、自命清高的女人,她不能生育,对筱薇这个继女非常苛刻,所以家庭关系很不和睦。宗筱薇虽出身地主家庭,但从小同情劳动人民疾苦。有一次,她父母外出 ,佃户上门诉说年成不好,要求减免租息。宗筱薇听后,非常同情佃户的困苦,就说既然今年收成不好,田租就免了吧。佃户欢天喜地而去,父亲回来知情后,大发雷霆,声言要赶她出门。如此种种,使她不得不离开家庭,独立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养成了独立自强的性格,并开始接触当地一些进步团体。

  1934年,宗筱薇参加常熟东乡一个进步组织——艺丝社,并为该社出版的刊物撰写文章。通过艺丝关系,她接触到一些进步青年,并参加了抗日救亡的进步团体——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她负责宣传工作。在此期间,她经常组织进步青年上街张贴反蒋抗日、拥护共产党的标语。从此,宗筱薇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

  为了扩大影响,争取更多的青年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宗筱薇在常熟组织了一个读书会,骨干有王志平、朱文贵等青年,他们反对蒋介石倡导的所谓新生活运动,经常阅读进步书刊,讨论如何改变社会现状,在受到中共党员周文在等人的影响后,越来越倾向革命,倾向共产党。参加读书会的人数逐渐增多,成份愈加复杂。当时,国民党常熟县党政特派员、特务吕宗端(湖北人)伪装成进步青年,钻进了青年读书会,并收买了读书会的一个青年高怀春,窃取了读书会的组织名单。

  1935年初,读书会成员大部分被特务逮捕,有宗筱薇、汪兆昆、王志平、朱文贵、张承翔(后成为特务)、陈文英、秦汝棠(后成为汉奸)、梅云素(曾是高怀春的未婚妻)等。

  宗筱薇在敌人法庭上没有暴露有关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的活动和组织情况。经多次审讯,未能得到任何口供,敌人无可奈何不得不将她释放,但敌人极端卑鄙地伪造了所谓悔过书,声称共产党们都已悔过自新了。

  宗筱薇获释后,为了生活,经人介绍进入常熟图书馆工作,继续从事写作。为了进一步在学校、社会团体监视共产党的活动,用反动思想影响和控制学生青年,特务吕宗端勾结常熟县国民党党棍石民佣,又搜罗了一批学生、社会知识青年,连同自新小组成员组织了一个勇进文艺社,作为特务室的外围组织,阴谋达到控制常熟县青年的目的。由于宗筱薇等在常熟知识青年中有较高威信,所以参加者甚多,主要负责撰写文章的有宗筱薇、王志平、梅云素、陈文英、张承翔、汪兆昆、秦汝棠、朱文贵等。勇进文艺社设常熟县新公园演讲厅(现常熟市虞山镇人民公园),出版刊物——《勇进》。

  宗筱薇利用这个刊物,发表了大量的爱国救亡文章。其间,赵可才曾奉党的指示,通过宗筱薇关系,接办勇进文艺社,以合法的地位来控制这个团体,发展革命工作,致使特务机关对勇进文艺社大为不满,刊物出版了第二期即遭到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特务室强制解散。赵可才随即离开常熟。宗筱薇再次与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接上关系,并与上海进步刊物学生论坛取得联系,为之撰写文章。

  宗筱薇不仅与进步团体有密切联系,而且与一些革命同志有密切来往。其中有吴强(长篇小说《红日》作者,后任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茅珵(原大连海运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等。有一次,吴强从无锡来常熟,宗筱薇通过钱伯荪(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华东分院庭长)与吴强接洽。茅珵去常熟时,住在钱伯荪家中,曾和宗筱薇多次见面,畅谈国事,并相互鼓励,继续革命。

  1935年秋,宗筱薇发现,负责常熟新生报副刊编辑的汪兆昆(叛徒汪新民之子)为特务石秋舍收买,生活腐化。为了挽救汪兆昆,宗筱薇邀集钱伯荪、王志平、朱文贵、沈树基在常熟新公园与汪兆昆谈话,可是万万没想到,汪兆昆不思悔改,竟将此行踪密报特务机关。国民党江苏省特务室科长唐素豪指使特务秦汉云、施笠、吴志方及汪兆昆等秘密逮捕宗筱薇、王志平、朱文贵、程飞白,并在上海同时逮捕周文在(解放后任福建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还派特务吴志方去常熟县逮捕梅云素。第二天,特务石秋舍、秦汉云又逮捕沈树基和钱伯荪。后来,宗筱薇被移送到国民党高等法院第五分院(镇江分院)。在狱中她与同时被捕的程飞白、周文在等人坚持狱中斗争并写诗记事,汇编成《乐囚集》。

  1936年春,钱伯荪出狱后,即和茅琮(茅珵胞弟,解放后任上海市生产技术局副局长)请了姓陶的镇江律师为之辩护,19366月,宗筱薇被判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后交保释放。

  宗筱薇被捕后,其家庭断绝了对她的任何援助,当她的朋友卢月恒替她到家中拿取衣物时,她继母狠狠地把她的东西摔出户外,表示与之决绝。宗筱薇被释后,有家不能归,成为天涯沦落人。在这以前宗筱薇经钱伯荪介绍与茅珵早就相识,由于共同的革命理想、共同的文学爱好及共同的处境,使两颗受伤的心彼此靠近,19369月,宗筱薇与茅珵结婚。宗筱薇与茅珵一起到上海,茅珵在上海经纬书局任编辑,宗筱薇和茅珵一起撰写稿件,并著有《国际政治经济现史与展望》,进行反法西斯宣传。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不久上海爆发八一三淞沪抗战,日寇的炮火把茅珵租住的小屋炸毁,所写成的稿子也被烧毁。为了抗击日寇,刚生完小孩的宗筱薇,随茅珵回到老家海门,协助茅珵在海门组织抗日游击队,投入到抗战行列。在海门老家,茅珵的妹妹张梅珍(原名茅亚贞)刚初中毕业失学在家,思想迷茫,宗筱薇用自身的经历教育她要像雄鹰那样搏击长空,不可像燕雀那样留恋小天地。根据她对文学的爱好,介绍她阅读茅盾、巴金、丁玲等进步作家的作品,鼓励她摆脱封建小家庭的束缚,走向社会,走向新的生活。在宗筱薇的鼓励下,张梅珍投入革命行列。

  当时苏北灾难深重一片混乱,茅珵迫切需要寻求党的指引。19383月,茅珵再次来到上海,通过复社(中共江苏省委的外围组织)的关系与时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王尧山接上关系。王尧山代表江苏省委,派遣茅珵回苏北开辟工作,并指令茅珵打入国民党通海崇启四县抗敌指挥部任政训处主任,开展统战工作,推动国民党共同抗日。

  茅珵利用政训处主任的合法身份,经常去指挥部创办的政训班讲课,向学员宣讲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教唱《流亡三部曲》等革命歌曲。茅珵的活动过份暴露,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1938年秋,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韩德勤,以异党分子下令通指指挥彭龙骧通缉茅珵,茅珵被迫离开海门。同年10月,茅珵和龚乐天秘密去安徽泾县新四军军部请示工作。宗筱薇为了避免日寇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离开海门避居上海海防路,并整理和茅珵合作撰写的作品,以笔名洪涛,在上海出版。同年 12月,茅珵从新四军军部回来,途经上海与宗筱薇一起返回海门,创建苏北抗日根据地。

  19391月,通崇海启抗日英雄瞿犊、王进被国民党海门县常备支队队长张能忍诱杀于启东合兴镇。宗筱薇失声痛哭,亲往启东大生二厂参加葬礼,并撰写《一个新的创痕》一文,以悼念瞿犊、王进。同时,宗筱薇协助茅珵按照党的隐蔽精干、积蓄力量、长期埋伏、以待时机的方针,将瞿犊、王进的余部保存下来,指示沈仲彝(后任福建省军区参谋长)率领这支部队返回崇明,隐蔽待命。宗筱薇随茅珵被派往崇明,参加了崇明抗日自卫总队,担任总队部秘书,茅珵任总队副队长。茅珵比较急躁,对部属及同志,在工作遇到不顺心时,就要当面指责。宗筱薇总要一面对茅珵进行劝阻,一面对受训责的同志进行解释、安慰,注意做好团结。

  19409月,崇明抗日自卫总队奉命北撤海启,以配合新四军东进。宗筱薇随部队北上,担任崇启海常备旅机要秘书,管理旅长茅珵的机密文件。她平时为人和气,与战士同甘共苦,深得全体指战员的赞许。

  1942年,宗筱薇被吸收为中共党员,并调往通海地区开辟工作,参加反清乡工作,与常熟革命领导人——任天石(又名赵济民)一起斗争,先后在崇明县政府担任副科长、通海行署民政科副科长、司法科副科长等职。一次,邻居富农因佃户交不起租子,就要收回土地不让佃户租种,为此争执起来,富农告到行署司法科,并向茅珵的父亲诉说情况。茅珵的父亲也认为交不起租就得收回土地,但宗筱薇按照解放区实行的减租减息的精神,从保护贫雇农的利益出发,首次违背了公公的意愿,没有准许富农收回土地。

  由于当时任通海行署主任的茅珵患病严重,无法在清乡地区治疗。苏中区党委指示宗筱薇负责掩护茅珵去杭州治病。宗筱薇不怕艰险,在敌占区保护茅珵,直到茅珵疾病治愈后,才重返苏北,并和茅珵一起去淮南新铺华中党校学习。

  1944年冬,党校学习结束后,宗筱薇随茅珵在苏中区党委政策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抗日战争胜利后,宗筱薇调任苏皖边区高等法院阜盐分院任主任秘书、审判员,苏皖边区第五行政专员公署第一科科长。解放战争开始,宗筱薇又被调回部队,任苏北军区联络部调研科科长,在艰难的环境中,她出色地完成对国民党军队的策反、事前调查研究等工作,直至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她始终如一地为党工作。

  1949年秋,宗筱薇调任华东人民革命大学任秘书科科长、教务科科长、秘书室主任等职务,她都是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

  1952年,宗筱薇调至交通部内河航运总局任保卫处内勤科科长,在建立档案、安全保卫规章制度的工作中,都是十分认真负责的。

  1953年,调大连海运学院任办公室主任秘书,协助茅珵筹建我国第一所海运学院,为发展我国海运事业和培养海运人才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954年暑期,宗筱薇任大连海运学院图书馆副主任。1956年,调任大连图书馆馆长。

  1959年,宗筱薇调任上海音乐协会办公室主任,机关党总书记。为办好音乐会,她四处奔走,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体重下降到不到80斤。曾多次成功筹办音乐家夏令花园座谈会上海之春音乐会,为团结音乐界人士,丰富群众的文艺生活做了大量的工作,达到忘我的境界。当时她15岁的儿子茅平,初中毕业后被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录取,远去东北报到,因工作繁忙,她只是托了亲戚帮忙整理行装,没有到火车站为儿子送行。

  宗筱薇待人热情,对有困难的亲友总是倾囊相助。在她被捕坐牢期间,有两位同乡好友,一位姓沈的大家闺秀、一位姓卢的体育老师,宗筱薇把她们视为亲人,解放后,长期在经济上资助她们。宗筱薇的堂妹、堂妹夫在云南工作,妹夫是地下党员,上世纪50年代受到错误处理,宗筱薇得知他们生活困难后,按月寄去50元,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她对亲友慷慨相助,自己却衣着朴素,不事修饰,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色。她在大连海运学院,因接待外宾的需要,缝制了一套毛料西服,平时从不穿,在她去世整理遗物时发现这件衣服还是崭新的。在上海音协工作,经常出席重要演出会,接触音乐界、文艺界知名人士时,宗筱薇仍然衣着普通,音协的有些人因她朴实无华,错把她当作出身工农,缺少文化修养。当听了她的讲话,看了她写的文章后,感慨想不到她的文笔这么流利,字迹那么端秀

  1962年,宗筱薇又调回大连,又任大连图书馆馆长,平时刻苦钻研图书管理的业务知识,想方设法地为发展生产、为科学研究事业服务。

  19648月,茅珵受到错误的审查以及无辜地被关狱中,宗莜薇作为他的妻子受到牵连。她遭受无情的摧残,被妄加叛徒、特务等莫须有的罪名,被无休止地在大连海运学院和图书馆轮番被批斗,连图书馆宿舍也不让住,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1967年她女儿茅恒串连到大连,她不愿女儿看到她的处境,约会在老虎滩,就在海洋公园母女俩见到最后一面。在那样的处境下,她还是谆谆嘱咐女儿,要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1967722日,宗莜薇被四人帮在大连的爪牙迫害,蒙冤受屈而死,时年55岁。她生前著有新诗集《泪里的花叶》。

  宗筱薇一生忠心耿耿为革命任劳任怨地工作,不为名、不为利,不愧为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19781227日,经大连市委批准,为宗筱薇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宗筱薇的骨灰已于1982年安放在上海革命公墓。

阅读次数:9627
 
 

版权所有:中共海门市委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25611号-1
地址:江苏省海门市保险路1号       邮政编码:226100
联系电话:0513-82213728   传真:0513-82213728   电子邮件:hmlgbj@163.com     管理入口